中国城市网——中国城镇在线|中国城市第一门户【官网】城市信息第一新闻

北京 [切换城市]

春节期间多地农村“相亲热” 有女青年1天相5个对象

时间:2018-02-28 09:38:15编辑:czw007来源:新华社

春节期间多地农村“相亲热”有女青年1天相5个对象

 

春节期间,我国不少农村地区出现“相亲热”。记者在山东、湖北、安徽等地乡村调查发现,农村大龄男青年结婚难问题突出。

山东临沂市河东区的妇女李琴常常为村里人张罗亲事,通常一年也促不成几桩,但过年期间,她每天至少帮人安排两次相亲,“打工的年轻人都回来了”。李琴说,女孩子变得越来越“抢手”。“今年春节,村里有个在苏州打工的刘晓,条件不错,仅仅初三这天,25岁的她就见了5个相亲男青年。”

记者调查发现,女青年变得“抢手”的背后,是不少地方的农村适龄男青年结婚难。在安徽省潜山县一个2000多人的村庄,村干部告诉记者,30岁以上的未婚男性还有50多人。这个问题在贫困地区更为突出。在湖北南部一个2000人的贫困山村,大龄结婚困难村民共有190多人。

有的农村地区,甚至出现利用男青年结婚难实施诈骗的案件。安徽省潜山县去年打掉一个婚姻诈骗团伙。该团伙利用一些农村大龄单身男青年急于结婚的心理实施诈骗。假装相亲,见面后女方均表示看中了男方。再安排同伙扮演女方的父母、媒人等角色,一起去男方家定亲,提出让男方给红包,骗取钱财。

>>结婚难原因

彩礼重、男多女少、生活流动

记者调查发现,农村男青年结婚难背后存在诸多原因:

——一些地方彩礼重。在山东、安徽等地农村,仍盛行“一动不动”“万紫千红一片绿”的彩礼。所谓“一动”是10万元以上的小轿车一辆,“不动”是在市区有一套房子;所谓“紫”“红”“绿”则是指人民币的颜色,1万张5元、1000张100元和若干张50元,算下来超过15万元。

——过去重男轻女的“后遗症”。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7年末,我国总人口性别比为104.81,男性比女性多3266万人。记者采访的安徽潜山、山东金乡等地村庄,适龄男青年的数量都超过适龄女青年。金乡一位村干部说,当地过去生儿子传宗接代的观念很深厚。现在,尤其是80后这一代,男青年比女青年人数多出不少。

——外出务工的流动生活导致找对象难和婚姻不稳定。在深圳一家饭店打工的山东济宁金乡县男青年李伟说,这些年辗转深圳、珠海等多地打工没有固定下来。“在深圳肯定买不起房子,很难在当地结婚。找对象只能回家找,但见面时间短,一年在外也接触不多,所以至今仍单着。”而即便结了婚、生了娃,如果娶的是外地媳妇儿,也依旧“不保险”。湖北南部农村34岁村民周旺结婚12年,生有3个孩子。4年前,妻子跑回湖南娘家再没回来。

>>专家观点

提高农民收入至关重要

为破除一些农村地区铺张结婚,彩礼过重等问题,一些地方开始对彩礼划“红线”。比如四川金阳、山东巨野、河南清丰等多地都划定了“彩礼指导标准”,限制“高价彩礼”。武汉大学社会学系主任贺雪峰表示,农村青年婚恋问题的背后还是经济社会发展问题。提高农民收入,协调地区发展的均衡至关重要。此外,在城镇化过程中,逐步改善对外来务工人员的公共服务,为其在城镇建立婚姻家庭创造条件。据新华社

相关阅读:

【男子春节7天被逼相亲6次 次数过多对女孩子们的印象已记不清】

7天小长假5天都在相亲

“你相信么,春节七天假期,我被安排了五天的相亲,咖啡都喝伤了。”提起自己狗年的这个春节假期,刚刚上班的单身青年小邵直言至今还没缓过劲。

1986年出生的小邵,今年32岁,在老家安徽的亲朋眼中,属于再不结婚就来不及的“老大难”型,平时的电话沟通中,父母就拽着相亲结婚的问题不放。被催了一年无果后,今年春节期间,父母亲戚们直接付诸行动,还未待他归家,就给安排好了相亲的对象。“除夕是阖家团圆的日子,不适合相亲,所以,我被安排了从正月初一开始。”小邵苦笑着说,从正月初一到正月初五,每天他都要赴一场相亲的约会,正月初三那天更是一天两场,总计下来,5天见了6个女孩。见面的地点,都是安排在咖啡馆,小邵和相亲对象边喝咖啡边客气地聊聊工作、近况,临别时再互相加个微信以备后续联系。

“在相亲这件事上,我爸妈的行动力是超强的,难为他们找来这么多个相亲对象。”小邵悄悄说,因为每天都在见面,每个女孩的年龄又都差不多,他后来都有点记混了,常常对不上号。

半数未婚青年被逼相亲

实际上,像小邵这样被逼着在春节期间相亲的未婚单身青年,可不在少数。

根据世纪佳缘所做的调查,在参与调查的718名未婚男女中,春节期间未被逼婚的调查者只有25人,占到了3.48%,而每到年关就要被逼婚的调查者则达到了359人,占到了50%。其中,25岁到30岁的人群是被逼婚的主力,占到了参与调查人数的54.87%,其次就是21岁到25岁和31岁到35岁这两个年龄段的人群,分别占到了参与调查人数24.37%和12.12%。

另外,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今年春节期间也对全国共计927名大学生进行了调查,27%的受访者表示,由于家人对自己的单身状况感到担忧,曾敦促自己参加相亲。而6%的人则表示说,他们的家人为自己安排了相亲。

过半未婚者成了“恐归族”

也由于经常被逼婚,在很多未婚青年的眼中,春节渐渐成了恐归的“春劫”。根据世纪佳缘的调查结果,51.67%的被调查者表示自己已成了“恐归族”,一提到相亲的话题就头疼。

“每次一过年,不论去哪个亲戚家串门拜年,七大姑八大姨都要问候你的终身大事,还张罗着去哪里给你找相亲对象,真的挺恐怖的。”未婚的80后女孩小雪,今年春节就没有选择回家乡过年,而是和两个同样单身的朋友一起,自驾在国内几个城市玩了一圈,目的就是躲过长辈们的念叨以及被安排的相亲。“单身不是原罪,至少现在的我不想陷入因为年龄大而被强行拖入婚姻的怪圈。”

焦虑的父母却不这么理解。昨天,正月初九,位于天坛公园的“相亲角”就在假期后重新运转了起来。上午10点,记者在现场看到,已有近30名父母站在“相亲角儿”内,等待为儿女寻找“有缘人”。不一会,两个单身女孩来到了“相亲角”,迅即被六七位老人包围,父母们纷纷拿着自家孩子的介绍资料,让两个女孩查看。

    相关阅读: